2014/05/28

初夏贛遊記

五月初夏,我與一群好友組團往江西旅行,嘻嘻哈哈的難忘旅程,為人生回憶加添開心的片段。

近來,「江西風景獨好」幾個紅色大字常常掛在香港地鐵站的廣告燈箱,非常搶眼,一幅又一幅大海報,將一處又一處美麗風景展示,吸住了乘客的眼球,我們也不例外,所以今次旅行目的地便定在江西,齊齊去「考察」江西風景是否真的獨好。


江西省內有不少旅遊景點,山水風光有盧山、三清山,人文風光有景德鎮、婺源,加上美味的贛菜,令我們對短短五天的旅程充滿期待。出發當天,天公不造美,整天在下雨,我們取道深圳往南昌,天雨就一直在陪伴著我們,難道貴人出門真的招風雨嗎?很奇妙,天主恩典是何等豐盛,待我們不薄,除了首天天降甘霖,餘下四天都讓可愛太陽陪伴我們,我們的笑聲也因此響得更動聽。


雨水滴滴的下個不停,卻無阻我們登上滕王閣的興緻,多得唐太宗的弟弟興建了這麼宏偉的建築物,讓我們可以在頂樓360度欣賞南昌市中心的景色。贛江兩岸靠八一大橋貫連著,似遠卻又很近,連遠處的摩天輪也看到了。摩天輪是反映城市繁榮程度的指標,有摩天輪的地方,必定興旺熱鬧,也能提高城市的知名度。不過,南昌之星始終不是倫敦眼,雖然座落在贛江海傍,但距離市中心頗遠,兩岸景物未夠璀璨,稍顯失色。香港快將有摩天輪,還座落在中環添馬海傍,迷人的維港夜景將會一一盡收眼底,肯定增加了吸引力。


江西風景獨好嗎?我認為未必是「獨好」,但無可否認,江西有很多名勝,盧山更是名勝中的名勝。廬山是中國名山,以「雄」、「奇」、「險」、「秀」聞名,古代近代都有不少歷史名人在山上留下足跡,為盧山寫過不少名詩,畫過不少名畫,蘇東坡說過「不識盧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」,將盧山形容得像仙境一樣,令遊人憧憬嚮往。


在沒有照相機的年代,盧山的山水畫多不勝數,由於畫紙多是長方形,構圖也得局限在這長方形框框內,使得我們有個錯覺,以為盧山高聳入雲,奇峰羅列形成起伏連綿的山勢,巍峨雄偉,水墨畫的清秀更給人「山靈水秀」的感覺,因此讓我們對盧山充滿期待。當旅遊巴進入九江郊區,路牌指示已進入盧山範圍,我環顧四周,哪裡有高聳入雲的奇山?到了盧山入口的遊客中心,看著眼前大山,真的是「盧山真面目」嗎?沒有水墨畫的靈秀美,山勢也很普通,現實與期望存有很大的落差。


外表這樣普通的大山,究竟怎樣吸引到白居易、蘇東坡等中國歷代文人雅士登山呢?上世紀國共內戰,美國派特使調停,居然也要走進山中開會,更讓我對盧山好奇。


旅遊巴穿過叢林裡蜿蜒曲折的道路,左轉右彎的急速讓人有點暈眩,不消一會,視野豁然開朗,整個蔚藍天際展現眼前,群山背後竟蘊藏著另一番天地,一幢幢洋屋散佈在山頭各處,鮮紅色屋頂格外搶眼,別有一番風味。毛主席的故居也在其中,西式房子倚著鄱陽湖旁,環境清幽恬靜,是休閒渡假的好地方,毛主席真懂享受人生。


然而,我還是懷疑,這是盧山嗎?感覺上似日月潭多於山嶽。遊過花徑,穿過懸崖棧道,在山上居高臨下,俯瞰山腳小鎮,景色普通得很。


這時,我想起了中學課文《我看大明湖》,文章說《老殘遊記》的讀者遊覽大明湖後,「感到失望或幻滅」,認為劉鶚誇大。作者梁容若辯護說「大明湖也跟廬山一樣,要認識它的其面目,須要站的高一點兒遠一點兒。」果真給梁女士說中了,我慕著盧山響噹噹的名氣遊覽盧山,看的只是盧山的一部分,那真的有些失望。


要欣賞盧山的美,必須選擇適當的季節不可,冬季、雨季、春季、霧季都令盧山展現仙境般的美態,更能凸顯盧山「山靈人傑」的文化底蘊。我們今次登上盧山,天氣良好,陽光普照,反而令盧山的真面目過度祼露,不及披上薄紗的朦朧美,這是何等奇怪啊。要一窺盧山之美,恐怕非要住上一年半載不可,才能領略盧山晴雨晝夜的奧秘。古時文人雅士遊盧山,是一步一步登上山的,沿途慢慢欣賞盧山一花一草,一樹一木,哪像我們現代人「快餐」式觀光,只花了一天而已。


距離盧山不遠處,有座三清山,名氣雖未及盧山,但花崗岩體抗蝕力弱,鬼斧與神工的雕琢下,一座又一座精美的大自然藝術品巍立在山峰上,非常壯觀,觀賞性大過盧山,兩者都是世界地質遺產。與盧山一樣,要看三清山仙靈秀氣,冬季、雨季、春季、霧季都是理想季節。


三清山以奇岩怪石見稱,水墨畫的線條更能將之凸顯出來。我們身在海拔1800多米的懸崖棧道上,就被尖削奇峰吸引著,當中以「巨蟒出山」為最。


「巨蟒出山」正面看是「擎天一柱」,側面看則宛如眼鏡蛇出洞,我覺得這條花崗岩柱似眼鏡蛇甚於蟒蛇。「巨蟒出山」是堅硬核心石,經過長年累月的風吹雨打,節理部分越來越弱,不難想像,「巨蟒出山」的倒塌是遲早的事情,不過那是數百年以後才會發生。



婺源號稱中國最美的鄉村,我們到訪當天,由於遲了入村,導遊只給我們45分鐘觀光時間,這如何能夠慢慢體驗這個鄉村的鄉土人情?婺源李坑村,是李姓人家聚居的村落,一條小溪,貫穿整村,是李坑村民的生活命脈,洗衣洗魚都要依賴這小溪。


小溪不長,清徹見底,每隔十步距離便有木橋或石拱橋連接兩岸。遊走此間,真有穿越明清時代的錯覺,一間又一間的徽派村屋,依著小溪兩旁整齊並列,全都是做小生意的商戶。


也許時近傍晚,遊人不多,村落沒有喧嘩吵鬧,小朋友玩耍的純真笑聲,便成了動聽的音樂。相比上海周庄四通八達的河道,李坑村的規模便小巧得多,話雖如此,要一一領略李坑村的明清風韻,45分鐘也真的太少了,起碼要逗留半天,在溪旁坐下,喝著清茶,細聽小溪流水,這才是人生樂事。


婺源與盧山一樣,都要選擇合適的季節才能欣賞到婺源的美態,據說每年三月,油菜花開,才是婺源最美的季節。


江西地質特別,其出產的高嶺瓷土,更造就了景德鎮「瓷都」的美譽,盛行一千多年,至今不衰。我們參觀了官窰與古窰,瓷器精美,但卻十分昂貴,整套碗碟動輒要二千多元,令人咋舌。


買不起瓷器,卻可使用瓷具進膳,我們在江西便享用了六種不同風味的贛菜,既有九江魚宴,又有農村風味。江西位處內陸,雨水充足,氣候濕潤,因此贛人喜濃辣口味,幾乎每一道贛菜少不了辣椒。我們吃的未算正宗贛菜,只是廉宜的團體餐,除了魚菜,其他都是「炒粒粒」,只是配料不同而已,將肉類、瓜類、豆類切粒,加點辣椒粒,炒成一碟便成「贛菜」了。

走馬看花的旅行,很難感受一個地方的魅力,若要看清楚,體驗更多,便得在這地方生活一段日子。梁容若在《我看大明湖》這樣說:「我在湖邊作客,住過整整三年,我玩味過它的春夏秋冬,我領略過它的晴雨晝夜,理解的越深,越覺到它的可愛可親。」梁女士都要花上三年春夏秋冬才能了解大明湖,我們也一樣,到外地旅行,兩三日的光陰是不足以讓我們對她有透徹了解,因此,我們去旅行,不要抱著從書本電視介紹所得來的期望,便不會那麼容易失望,既來之,則安之,旅行也會樂趣得多。

2 則留言:

Eunice Szeto 說...

D 相好靚啊, 如名信片一様

匿名 說...

美雲
忙碌的生活,把江西之旅忘記了。幸好司徒的曰誌與相片,重拾點滴的回憶,謝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