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04/21

在黑嶺魔宮上說三道四

最近,看完了倪匡的散文著作《倪匡說三道四(2)之情話》,他論盡了人生百態,閱歷之豐,令我佩服不已。

這本散文集,每一短篇約三百至五百字,淺白易讀,幽默詼諧,見解獨特,值得朋友細讀,必會令你會心微笑。

書中他談了一些男女相處的藝術,人際處世的陰險,以及女生銅體的優美。或許,人到暮年,回首前塵,人生體會也較深刻,從他文章中,可看出他的人生哲學與做人態度。

女性的銅體怎樣才美麗?且看倪匡的標準:「挺乳、秀髮、蜂腰、體香、鳧臂、編貝、修腿、雪膚」!

倪匡對男女之情亦有一番見解,他認為:「相愛的男女是否滿足,可以用來檢驗愛情是不是真正的愛情(第50頁)。當男女雙方互相愛慕時,自然對對方有極度的關心,這是檢驗愛情的唯一標準(第53頁)。」當兩情相悅時,甚麼都是好的,絕不會有任何挑剔,正所謂:「情人眼裡出西施」,比西方的「愛情令人盲目」好得多(第56頁)。但當開始互相挑剔時,雙方愛情已出現問題。

不吃醋的女人,就是天下最可愛的女人,你同意嗎?倪匡認為這是純粹男性的角度,其實不吃醋的女人滿街都是,因為她們不會理會男人做了甚麼,她們不會對素不相識、毫不關心的人有一絲醋意的(第76頁)。

男性小器,還是女性小器?倪匡認為男人故作大方,不在乎女性的過去,但其實男性心目中,對女方過去與其他男人的事總愛尋根究底,反而女性對男性過去並不熱衷(第82頁)。任何人都有過去,其他人無權計較他人的過去,即使關係親密的夫妻,也是無權(第86頁)。如果男人隱瞞一些事情,只有笨女人才會戳穿他的(第90頁)。

做人處世方面,以下節錄倪匡的金句:

「逆耳之言不必聽。」(第148頁)
「有錯就認,光明磊落。」(第150頁)
「認錯之後,有權不改。」(第152頁)
「答應了的,總要做到。」(第154頁)
「要養成不向別人借東西的習慣。」(第162頁)
「若被人侮慢,要怪自己。」(第166頁)
「當人有擺架子的資格時,自然就會不擺架子。」(第176頁)
「故意引人注目,是兒童行為。」(第180頁)

城中公認才子陶傑的散文著作《黑嶺魔宮》與倪匡散文有所不同,風格尖酸刻薄,論盡世情,一針見血。陶傑的文章很好看,題材現多元化又很抵死,思路也清晰,但就是不太易讀,因他愛用一些抽象的形容詞,現節錄如下:

「大呼小叫之間,一個中國籍的麻甩佬,捧著一盤共十多隻生蠔,堆得像一座髑髏的小丘,回到他的座位然後俯下頭來大吸小啜,一面滴著檸檬汁,一看就知他急須壯陽,他赤裸裸地相信,生蠔是另類的春藥,公眾場合之中他毫不隱瞞,場面極盡猥褻。」(節錄自「蠔情」)

「但是他的眼神有一股精磨的歲月光芒,他的缺陷正是一種沉澱之後的性感。吃穀麥黑麵包,不要塗牛油,最多是佐以一抹不帶脂肪的花地瑪橄欖油,如此方可細味麥田裡的一片野火的遙燻。所謂返璞歸真,不過是回過頭來重新欣賞黑麵包吧,像秋季從頭細聽的一闋錯過了的男低音。然而對於麵包的追求,為甚麼也繞了那麼一圈呢!」(節錄自「黑麵包」)

1 則留言:

福の子 說...

讀畢得益不淺
特此留下足跡